緬懷王錫良 被大家尊重的百歲老藝人

2024年3月13日,是作者父親王錫良離開我們一周年祭日。他的一生執著于陶瓷藝術的創作和創新,取得了卓越的成績。他的整個藝術人生概括就是:他出生在景德鎮傳統創作時期,學的是傳統繪畫技能,但并沒有被傳統繪畫技能所束縛,敢于創新,形成自己獨特的陶瓷繪畫風格。

今天,我們一起追憶他的藝術人生,沿著他的藝術足跡,來緬懷他、紀念他。

珠山八友的提攜

珠山八友是景德鎮當代人文陶瓷藝術奠基人,在景德鎮當代陶瓷美術史上具有最高影響。

1930年,未滿十歲的父親在其叔叔王太凡(珠山八友之一)帶領下,第一次與珠山八友繪畫前輩接觸,看他們繪畫,專心聽他們講創作中一些趣事。這一次短暫接觸,給父親留下了深刻印象,后面就經常與他們相處,珠山八友前輩們也特別喜歡乖巧懂事的父親,為他2年后走上陶瓷藝術創作起到很大促進作用。

名師高徒

1934年,因為家庭窮困,為了生計,未滿13歲父親被迫輟學離開了他最喜歡學堂(小學四年級不到),拜其叔叔為師,學習陶瓷繪畫,開始走了一生的陶瓷藝術創作之路。

王大凡是珠山八友之一,主攻古裝人物的畫師,在陶瓷藝術創作領域卓有成效,他創立陶瓷粉彩瓷“落地粉彩填色”新技法,使粉彩瓷上了一個新的臺階,這種技法仍是當今景德鎮粉彩瓷填色主導技藝,得到廣泛應用。

王大凡當時帶了三個徒弟,我父親是第二個徒弟。王大凡不僅是一個藝術創作高手,同時也一個傳教的好師傅。他對徒弟傳教有整體規劃,分段實施:練好基功、創作前的臨摹、初學創作、出師,其中文化學習貫穿整個過程中。他教學方法是采用啟發式,不斷挖掘徒弟們的想象潛力,讓他們大膽地去創作,然后對徒弟作品進行點評和講解。

記得父親跟我講過一個故事,由于三個徒弟學的時間不同,所以,有的可能還在第一階段,另一個可能已進入第三階段,水平不齊。我父親覺得自己學不好,有一天就和其叔交流說:“大師兄學得很好,畫得東西很像師傅的,我自己畫得不好,可能學不出師!蓖醮蠓哺嬖V我父親:“大師兄目前是比你畫得好,但是畫得比較板,基本上都是臨摹我的,沒有自己的想法。你雖然目前沒有大師兄畫得好,但你比他畫的靈活,有自己想法,你只要堅持自己想法認真地畫下去就一定會成功!

正是王大凡的一席談話,增強了我父親的信心,刻苦學習不斷追求自己陶瓷藝術風格。父親回憶這段故事時還風趣地說,王大凡一席話成就了一名中國工藝美術大師。后來,父親在王大凡那里學藝不到2年(1935年下半年),就能獨立地創作繪畫。父親說他第一個獨立創作的作品《西施浣紗》小筆筒,被國內一名收藏家以2塊大洋收去,當時父親高興說他可以通過自己的繪畫來養家糊口了。

一舉成名

1959年是新中國成立十周年,當時北京建了十大建筑,其中,人民大會堂是十大建筑之首。人民大會堂除了一些完成全國性活動會堂外,還給了每個省設一個接待廳,但內部裝飾由各省按中央要求來完成。

江西廳內部裝飾就十分彰顯江西特色,其中景德鎮陶瓷功不可沒。當時決定擺飾一幅大型壁畫(瓷板裸板尺寸:4.4x1.6米,當時制造技術無法生產此尺寸的瓷板,只能用4塊瓷板拼裝而成)。省政府很重視這幅瓷板壁畫的創作,特邀請中國工藝美院一些教授來指導和參與,景德鎮老中青藝術家也積極投稿,我父親是以一個青年藝術工作者身份參與設計,并繪制一張井岡山題材畫面小稿。父親的畫稿在評選中被選中,后作品名稱定為《革命搖籃井岡山》。

父親這投稿能選中,我認為主要原因有這幾點:一是主題鮮明,井岡山是新中國誕生的革命搖藍;二,當時父親年輕,創作精力旺盛,從體能上能順利完成;三,當時父親雖然年輕,但從事陶瓷藝術創作已有二十余年,對創作過程、工藝過程是十分熟練,還能夠適應新的形勢不斷創新。為了很好進行創作,在中國工藝美院梅建鷹、祝大年等老師指導下,父親開始寫生。他深入井岡山采風,收集各大哨口雄偉險峻繪畫素材和革命故事素材。通過采風,使父親產生了一種昂揚向上創作激情,在腦海里就產生了雄偉井岡山畫面。所以整個創作過程一氣呵成,完全打破景德鎮傳統山水畫表現技法,用現代中國畫表現技法在陶瓷上全面表達了井岡山澎湃氣勢。

當時,這幅瓷板壁畫送到人民大會堂的時候,被專家評定為“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一幅具有代表性、有時代氣息、勇于創新的史無前例的陶瓷壁畫!薄豆饷魅請蟆贰度嗣癞媹蟆返让襟w作了大量報道和宣傳。父親一舉成名,當時年僅38歲,被景德鎮政府授予第一批“景德鎮陶瓷美術家”稱號。

與時俱進

父親從藝90余年,大致可分為四個時期。第一時期從學藝開始,即上世紀30年代到上世紀60年代初。這時期是他學藝開始和打好基本功,學習臨摹王大凡的古裝人物繪畫階段。第二個時期從上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初,這是父親的轉型期(從古裝人物繪畫轉向山水畫),逐步形成自己獨特的陶瓷繪畫風格。第三時期從上世紀80年至本世紀初。這個時期是父親創作風格的成熟期,這時期,他創作了一批優秀的歌頌祖國、贊美人民美好生活的精品佳作。第四時期從2000年開始至其去世。這時期,父親的繪畫主要是做減法,從原來繁瑣的畫技逐步簡化成畫心過程,形成一種簡而不少,少而不失真的老年繪畫特色。

綜上四個時期,有三個正處在國家改革開放的時期。改革開放給每位藝術家提供了很多繪畫空間,釋放了藝術家的創作力,藝術工作者可以大膽把自己對藝術、生活、社會的觀察與理解,有機結合在自己的創作之中。這時期,父親創作了很多優秀作品,如獲得百花獎的《春鳳拂欄露華濃》瓷尊,大型瓷板畫《黃山四千仞》《松林曲》等優秀作品。

由于他一生執著陶瓷藝術創作,得到社會認可,先后被有關部門授予各種榮譽:
1959年被景德鎮市人民政府第一批授予“陶瓷美術家”稱號;
1979年被輕工業部授予“中國工藝美術大師”稱號,為景德鎮市首位獲此殊榮者;
1992年享受國務院頒發的“政府特殊津貼”系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景德鎮書畫院院長;
1994年,成為第一批被政府授予“陶瓷世家”稱號的陶瓷家族;
2005年,成為第一位獲“中國工藝美術終身成就獎”殊榮的陶瓷大師;
2016年家庭又被中央文明辦授予首屆中國文明家庭稱號。

追憶父親的一生,他既有顆平凡的工匠心,也有著對藝術鍥而不舍的執著之心,他熱愛藝術,為藝術貢獻了一生,是位值得大家尊敬的景德鎮陶瓷老藝人。

云山蒼蒼,江水泱泱,父親之風,山高水長!

(作者:王璜,教授,王錫良之子,原江西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)